专访香港资深大律师汤家骅:通过立法打击“港独”势在必然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白云怡】天下人上将审议涉港国安立法草案的新闻,成为近几日香港各界最关注的话题之一,建制派议员、香港纪律军队纷纷亮相支持维护国家安全的行动。只管涉港国安立法只是针对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是为了更好地维护“一国两制”,香港高度自治和市民基本权力自由更不会受到影响,香港个别人及西方媒体却尽力散播“香港将酿成一国一制”“将危及国际金融职位”等论调。25日,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集会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示意,那些质疑涉港国安立法违反《基本法》、损坏“一国两制”的说法站不住脚,由于“港独”问题令香港社会异常不稳固,出台执法来解决势在一定。

专访香港资深大律师汤家骅:通过立法打击“港独”势在必然

人大通过的执法都是“天下性的执法”

环球时报:有香港学者以为,《基本法》附件三的“天下性执法”,自己应该是指该条例在天下区域实行,然后涵盖香港,但此次人大的做法是制订一条“只适用于香港的天下性执法”,“这违反了附件三的原意”。从专业角度来看,涉港国安立法的执法基础是否足够?

汤家骅:实在香港以前有一个例子,就是《驻军法》,这部执法也只针对香港通过,但那时没有人提出否决意见,没有人质疑《驻军法》“不是一部天下性执法”。以是我以为,人大通过的执法都是“天下性的执法”,这是没有问题的。

环球时报:本次涉港国安立法和“23条立法”相比似乎局限更小,一些人在预测“哪个法更具威力”,您怎么看两者的关系?“23条立法”另有需要继续推动吗?

汤家骅:现在我们还没看到涉港国安立法的详细条文,“23条立法”也没有实行,以是暂时没办法将两者举行对照。若是天下人大常委会通过涉港国安立法,把它放进《基本法》附件三,那么它就成为香港执法的一部分,在我们看来,它应该跟在香港立法会通过的执法一样,而不能说哪部执法“更具威力”。

我小我私家的明白,涉港国安立法主要是针对“港独”行为的,涉及局限照样相对对照小,其他更多涉及国家安全的刑事案件还要有待通过“23条立法”去处置。现在香港的情形特殊,立法会已经有7个月没办法通过任何执法,而且现有执法都是已往一定历史时期留下的,好比昔时没有“港独”问题,那些执法是否能适用当今的情形呢?以是有需要由中央来代香港针对“港独”问题制订一些执法。

涉港国安执法制订后,香港照样有责任去推动“23条立法”的,这个责任并不是说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就没有需要继续推动了,我以为这是说不通的。因此,在香港未来有条件的时刻,照样要通过“23条立法”。

对香港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

环球时报:有新闻称,涉港国安立法或将授权中国国家安全机关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并赋予其一定的直接执法权力;也可能参照澳门模式,建立专门委员会来处置与国安相关的事宜。您以为会是哪种方式?或者是否有其他建议?

汤家骅:现在详细条文还没有出来,关于细节的讨论意义不大。但从“一国两制”的原则来看,我不以为人大通过的涉港国安立法会跟香港的司法制度有冲突,我以为若是内地有关部门在香港设分支机构去处置一些情形,执法、审讯等根据香港内陆普通法的程序去处置,是没有问题的。

环球时报:据您剖析,在执法层面,香港警员的角色将会是怎样的?

美国前驻华公使、“中国通”傅立民: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堕落的政府”

汤家骅:执法层面上我以为不会有转变,涉港国安立法通事后成为香港执法的一部分,跟其他执法一样,没有什么划分。

环球时报:有关涉港国安立法的新闻公布后,有报道称香港网络上搜索“移民”的数目大增,一些人在删除社交媒体的聊天记录,而且上周五股市大跌,对此您怎么看?

汤家骅:实在香港本就是一个移民城市,大部分人都是移民来的,历史上在差别时期,好比殖民统治时期、香港回归前,也曾泛起过移民出去的情形,我以为这并不新鲜。不外对我来讲,没有移民的需要,香港当下是乱了一点,但香港有异常健全的司法机构和执法体系,这些问题很快就会已往。

香港是一个自由的地方,若是你想去移民,没有人会阻碍你。不外我不相信由于有了一部新的执法,香港的情形就变了,以是不清扫有一些人反映过于强调了。

环球时报:您以为涉港国安立法是对盘据分子震慑更大,照样引发的社会反弹更大?

汤家骅:短期来讲,一些人可能会有大的反映,表达不满。完善的情形是香港昔时通过“23条立法”,然则(自香港回归后的)23年来照样没有条件,反而“港独”问题令香港社会异常不稳固,以是我们一定需要一些执法去处置。历久来讲,这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对香港所有人应该都是一件好事。

金融职位不会改变

环球时报:一些西方政客宣称可能“终止香港的特殊职位”。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职位会不保吗?

汤家骅:我不相信涉港国安立法通事后会有许多人被检控、拘捕。只管现在中美之间有很大的冲突,但香港金融情形仍然异常稳固,由于香港有异常健全的执法、医疗机构,我不相信一条执法会导致我们的金融职位有基本的改变。

现在香港这么乱,也不见有许多资金撤离,未来的状态一定会比现在好,社会比现在稳固,那么营商环境也一定是更好,怎么可能我们的经济会比现在差?以是我以为那是不符合逻辑的看法。

环球时报:涉港国安立法的新闻出来之后,一些声音称这是香港“一国一制”的最先,西方舆论在炒作“一国两制不可信”的说法,您怎么看?

汤家骅:照样那句话,我看不到由于一条针对“港独”的执法,会改变我们的“一国两制”。我们的“民主思绪”智库已往几年不停在做一项民调,民调效果告诉我们,70%-80%的人都希望“一国两制”在2047年以后可以继续,他们以为“一国两制”是异常好的制度设计。在“一国两制”之外,我们看不到有其他的方式可以保障香港人的自由和权力,它是唯一的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13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