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牧羊集团股权转让案尘埃落定:二审维持一审原判

  中新网南京6月1日电 (记者 申冉 通讯员 苏高法)6月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广受社会各界关注的许荣华与陈家荣、范天铭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依法审结。二审讯断:驳回陈家荣、范天铭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该案与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12月宣布的三大涉产权案之一的李美兰与许荣华、陈家荣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纠纷案亲切关联。

  许荣华与李美兰系夫妻关系,针对许荣华在看守所与陈家荣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李美兰起诉请求确认协议无效。由于两案的诉讼请求相同,该案讯断后,李美兰的诉讼请求也即实现。

  许荣华于2008年9月因牧羊团体举报其涉嫌冒充注册商标罪而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羁押时代,许荣华于10月16日与牧羊团体时任工会主席陈家荣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牧羊团体的15.51%股权及收益转让给陈家荣。公安机关后以发现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打消了许荣华涉嫌冒充注册商标罪案。

  许荣华恢复人身自由后,于2009年9月向当地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以该股权转让协议系受胁迫签署为由请求打消;与此同时,许荣华的妻子李美兰也向法院起诉,要求认定该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在仲裁委仲裁时代,陈家荣于2016年6月将案涉股权转让给牧羊团体的股东范天铭。2016年7月,当地仲裁委作出裁决,驳回许荣华的仲裁请求。许荣华不平,向法院起诉要求打消仲裁委的仲裁裁决并获得支持,仲裁裁决于2016年12月被打消。许荣华遂再次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打消其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陈家荣与范天铭返还股权。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许荣华与陈家荣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系受胁迫所签署,非许荣华的真实意思示意,相符执法划定的打消要件,遂于2018年8月31日作出一审讯断,支持许荣华的诉讼请求。宣判后,陈家荣与范天铭不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潮评|凝心聚力补短板,让全面小康成色更足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什么补短板、补什么、怎么补”等问题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明了工作着力点。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阶段,更应咬定目标、精准施策、真抓实干,念好“统筹经”,跑赢“最后一公里”,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夯实基、起稳墙。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以为:

  首先,许荣华主张2008年10月16日签署于看守所的协议,是在受到来自范天铭等欠妥行使公权力所实行的胁迫情形下签署有充实的证据证实,协议非许荣华的真实意思示意。一审法院认定该协议相符《合同法》划定的法定打消情形并无欠妥。许荣华行使打消权并未跨越执法划定的除斥时代,原审法院讯断打消许荣华与陈家荣签署的案涉协议于法有据。

  其次,范天铭在2016年6月16日与陈家荣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受让股权,因此范天铭与本案的处理效果有执法上的利害关系,许荣华主张范天铭应当配合陈家荣返还股权。原审法院将范天铭作为第三人加入诉讼,相符执法划定。

  此外,范天铭是胁迫的参与者和案涉股权争议历程的知情者,范天铭与陈家荣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的目的是为股权回转设置执法障碍,故该协议系双方恶意勾通,意图损害许荣华的利益,应属无效。因此,范天铭与陈家荣有义务配合返还许荣华案涉股权。

  最后,陈家荣与范天铭要求追加牧羊团体工会为当事人的请求缺乏执法依据。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为,一审法院讯断认定事实清楚,效果准确,应予维持。陈家荣、范天铭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执法依据,应予驳回。遂依法作出上述讯断。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完全竣事,本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凭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划定委托双方当事人所在地的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了讯断书。

  另悉,本案讯断送达后,许荣华之妻李美兰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撤回其与许荣华、陈家荣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纠纷案的起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依法作出准许撤诉的裁定。

  至此,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的三大涉产权案之一的李美兰与许荣华、陈家荣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纠纷案也顺遂竣事。(完)

【编辑:郭梦媛】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15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