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郑国恩”,靠抹黑污蔑中国“成名”!

(原题目:德国人“郑国恩”,靠抹黑中国“成名”!)

“我们说谎,我们诱骗,我们偷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恰恰也是阿德里安·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

近期,一名叫阿德里安·曾兹的“学者”不时上蹿下跳,不停臆造炮制“涉疆讲述”,诋毁攻击中国治疆政策,贪图到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阿德里安·曾兹是何许人?他又有何能耐被美西方奉为“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西藏和新疆区域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新疆问题专家”

阿德里安·曾兹,德国人,1974年生人,英文名Adrian Zenz,自取中文名“郑国恩”,曾供职于“德国科恩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流动。自2016年底最先,此人在推特账号上不仅一再揭晓和转发涉疆言论,放肆歪曲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还从2018年至今相继编造《“墨玉名单”: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行动的剖析》(简称《墨玉名单》)《绝育、强迫堕胎和强制性节育——中共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出生的运动》(简称《强制节育》)等十余篇反华涉疆讲述文章,抛出“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拘禁”“新疆对少数民族执行强迫劳动”“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接纳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抑制少数民族人口的增进”“灭绝少数民族文化”等危言耸听的谬论。

德国人“郑国恩”,靠抹黑污蔑中国“成名”!

阿德里安·曾兹 资料图

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西方主要媒体醉翁之意的炒作下,阿德里安·曾兹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被热捧为“新疆问题专家”,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作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央课题组”的主干。此外,阿德里安·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加拿大议会,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鼓噪行使所谓“维吾尔人权问题”打压中国。2020年3月,他与众多美国政要、“东突”分子纠合,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主题演讲流动,热炒“新疆问题”,鼓噪在国际社会确立涉疆反华话语系统,到达“以疆制华”的罪过图谋。

仅仅两年多时间,阿德里安·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袍笏登场,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权威学者”。颇具取笑意味的是,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示意,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天主的指引”“从《圣经》的世界观出发,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我感应异常清楚地被神率领去做新疆研究,而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义务,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义务”。

放肆造假的伪学者

见机行事的“学术”投机者。阿德里安·曾兹是神学教授,理应有一颗恬淡平静的心,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着名捷径,醉心于沽名钓誉。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过问我内政时,以为这是“着名”的良机,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扬名”。现在,美西方把矛头瞄准新疆,阿德里安·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着名度的又一支点,便旋即转向新疆,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形下,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讲述,博人眼球、哗众取宠。

毫无操守的“学术”失约者。阿德里安·曾兹的所谓研究讲述无中生有、经心构陷,通篇充斥着谣言和谣言,学术造假到了无以复加的水平,毫无信誉可言。他的《强制节育》讲述引用说谎成性者的不实之词作为论据,如称早木热·达吾提、米日古丽·图尔荪、图尔逊娜依·孜尧登“被政府强制绝育”。笔者发现,这几个名字在80%的涉疆炒作话题中多次泛起,她们就是被反华势力操控的“木偶”,根据“导演”意图刻意编造谣言谣言。早木热·达吾提称自己“从教培中央获释后被强制绝育”——她从未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央学习过,2013年3月她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下第三个孩子后,自己申请做了节育手术,基本没有“被绝育”。米日古丽·图尔荪因涉嫌怂恿民族愤恨和民族歧视,于2017年4月21日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由于她患有梅毒等流行症,出于人道主义思量,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打消对其接纳的强制措施,她从未在任何教培中央学习过,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形。米日古丽·图尔荪还谎称弟弟艾克拜尔·图尔荪在教培中央被荼毒殒命,后被其弟坚决否认。图尔逊娜依·孜尧登因没有生育能力而仳离,也基本没有做过上环、节育手术。她在哈萨克斯坦国的“亲生女儿”,现实上是现任丈夫侄女的女儿。同样,所谓《墨玉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基本就没在教培中央学习过。

异想天开的“学术”梦呓者。阿德里安·曾兹把新疆正常招录民警,预测成是为所谓“拘留运动”做准备;把深受新疆各族群众迎接的“访惠聚”事情,想象成“拘留运动”的“决议基础”;把充实保障儿童上学的寄宿制学校和学前教育,臆想成“拘留运动”的“兜底保障”;把少数民族群众自主自愿到外地就业无故忖度为“强迫劳动”。这种生拉硬扯、荒谬绝伦的遐想,活脱脱透露出阿德里安·曾兹“不怕不敢想、就怕想不到”的痴人说梦心态,暴露出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强词夺理。

截至8月6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截至8月6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接触者,治愈

臆想连连的“学术”犯规者。阿德里安·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取代一定性推理,一再使用“可能”“估算”“假设”等或然性词语,把严谨的学术研究酿成随便料想的儿戏,如《强制节育》中“新疆政府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举行大规模绝育”“估量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若是准确”;又如《墨玉名单》中“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天生的。举行这种假设的缘故原由是……”这些把料想看成一定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若干可信度?

结论前置的逻辑庞杂者。阿德里安·曾兹经常接纳先入为主、结论先行手法,将先因结果错置为先果后因,如《强制节育》预设“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结论,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康健体检是“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证据;预设新疆“限制少数民族自由”,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证据”。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损失学术底线,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为学术界不齿。

勉力反华的小丑

阿德里安·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私见和反华情结,什么无耻谣言都编得出来,什么肮脏活动都干得出来。他的“天主”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他的“圣经”就是“以疆制华”的罪过图谋。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阿德里安·曾兹在《墨玉名单》上的署名身份是“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确立,带有粘稠的反共色彩,曾被形貌为“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基本谈不上什么学术态度,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仆众。

与“东突”盘据势力朋比为奸。2018年9月中旬,阿德里安·曾兹和“世维会”主席多力坤·艾沙等人一起出席团结国第39届人权理事集会;2019年,阿德里安·曾兹与“美维协”头目库扎提·阿勒泰等人一起加入美国“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并揭晓反华演讲;2020年2月,他又团结“维吾尔人权项目”主干爱丽斯·安德森、吾买尔·卡那特、阿布都外力·阿尤甫等“东突”分子通过CNN宣布所谓的《墨玉名单》。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阿德里安·曾兹曾扬言“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部门数据由其提供。这家机构自称是自力的无党派智库,现实上有西方多国政府靠山,经费资助泉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以及国际着名科技公司等。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学术支持”“学理依据”。

“我们说谎,我们诱骗,我们偷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恰恰也是阿德里安·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能狼狈勾通的缘故原由。惋惜,这些人的图谋不过是水中捞月的妄想。当前,新疆社会稳固、经济发展、民族团结、宗教协调、各族人民安身立命,国际社会点赞支持。阿德里安·曾兹的拙劣表演,为中国人民和一切善良正义的人所不齿,只会沦为国际社会的笑柄,必将被钉在历史的羞耻柱上。

德国人“郑国恩”,靠抹黑污蔑中国“成名”!

蓬佩奥 资料图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36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