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贫困大学生要上不起学了?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停止美国东部时间10月16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跨越800万例。

  疫情没有缓和趋势,而美国一些大学生,正在履历生计和修业的双重逆境。据《纽约时报》报道,由于疫情导致的经济逆境和在线学习的手艺障碍,美国数百万低收入大学生面临着辍学风险。

  是什么让这些大学生的修业之路云云艰难?

  贫困学生陷入经济逆境

  疫情肆虐之下,美国高校面临着病毒和经济等种种危急,但受伤最重的,却是那些贫困大学生。《纽约时报》报道称,有些学生没有计算机,完成不了在线课程。有些学生的家人由于疫情失业,陷入经济危急。还有些学生肩负不起住宿用度。

  这些贫困学生成了最容易辍学的群体,他们很难再重返校园,美国学生信息交流所一份讲述显示,只有13%的大学辍学生会选择复学。

  飙升的学费

陈茂波:香港面对的不是“双城记”式竞争,而是“百骏竞逐”的比拼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18日指出,香港面对的不是“双城记”式的竞争,而是“百骏竞逐”的比拼。他对香港未来的发展仍然充满信心,只要方向正确、与时并进、前瞻部署,香港定可谱出灿烂篇章。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杂乱的高等教育资金系统正在面临溃逃,疫情加速了这一历程。

  当前,美国公立高校的资金主要依赖三种泉源:学生、联邦政府、州政府。其中,州政府提供最多资金。疫情之下,州政府为了把更多预算投入医疗保健等其他项目,只能削减高校预算,迫使不少大学必须依赖增添学费填补这一财政缺口。

  飙升的学费让越来越多家庭依赖联邦和私人援助来肩负用度。美国一家谋划学生贷款营业的公司萨莉梅在“美国如作甚大学付款”讲述中指出,跨越一半的家庭选择乞贷或贷款,使未归还的学生债务到达惊人的1.6万亿美元。

  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今年秋季由于经济缘故原由辍学的学生占42%。

  高校不愿补助贫困学生

  这也揭露了美国高等教育背后的不公平。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观察发现,1990至2012年在美国一些顶尖大学中贫困生的录取率几乎没有上升(录取率转变不到15%)。

  但大学必须努力实现预算平衡,提高结业率。最简朴的设施是追溯资金源头——招收付得起学费的学生。这让贫困学生失去了升学机遇。

  贫困大学生修业难,高校资金系统杂乱,高等教育制度不公平。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或许会成为一种奢侈品。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50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