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三江源“熊出没注意”

  中新社玉树10月18日电 题:三江源“熊出没注重”

  中新社记者 苏丹

  日前,中新社记者追随“同饮一江水、共话澜湄情”2020澜湄万里行中外媒体采访团队来到青海三江源区域。在杂多县,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森林公安局昂赛珍爱分区派出所所长冶生华向记者讲述了三江源区域“人兽冲突”的现状。

  据先容,牧民在冬季会居住在牢固寓所(俗称“冬窝子”),到夏日则会脱离寓所,到牧场上扎帐篷“逐草而居”。若是脱离时将房门锁闭,则一定会招致棕熊的损坏。

  “它们把老百姓家里的酥油、炒面吃得一干二净。”冶生华说,棕熊不只吃光牧民家里的食物,有时还会赖在屋子里不走。在其他季节,野生动物到牧民家“串门”的情形也不罕有,狼、雪豹也是“常客”。

  昂赛乡年都村的次丁一家今年8月份就被棕熊“惠顾”过。棕熊夜里吃了他们的一头小牛,第二天早晨发现时已经只剩下骨头了。

  次丁说小时候压根没听说过棕熊会跑到家里来,最近几年这种事情越来越多了。只管每年家里也都有狼和雪豹咬死咬伤牲畜的情形,但只有棕熊会进到人住的房间里。

穆罕默德·埃里安:中国经济表现显著好于其他国家 主要有三大原因

(记者 李姝徵)“面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冲击,中国经济的表现显著好于其他国家。”穆罕默德·埃里安表示,这种韧性和敏捷性的基础则是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努力调整经济结构,改善区域架构。

  有人把家里的音箱连上太阳能电池板,播放音乐吓唬棕熊,但收效甚微,棕熊会凭据嗅觉来鉴别家里有没有人。冶生华说,以前人们用敲锣打鼓放鞭炮的方式驱赶棕熊尚能起作用,但现在即便是警员鸣枪,棕熊也不乐意跑了,“一步一转头”,还有些恋恋不舍。

  由于政府环保力度的提升和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野生动物的数目逐渐增多,它们的活动范围与人类的栖息地不可避免地泛起了交织。

  近年来牧民有了牢固的寓所,也就有了贮备食物的空间。对棕熊来说,破拆衡宇寻找食物相比野外觅食要简朴得多。

  对于“人兽冲突”,冶生华坦言,没有所谓的“基本”解决办法。除了做好宣传教育,让人们在遭到棕熊骚扰时做好自我珍爱、只管退却之外,脱离“冬窝子”时将房门打开、把食物运走也是有用的应对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政府的抵偿机制会大幅削减牧民的损失。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启动,开展野生动物危险抵偿是该试点的重要内容。

  据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设计财务部部长牟永红先容,2019年,杂多县引入牲畜保险机制,由中央、省、县财政共补助85%,牧民支付15%。牧民每年为每头牛投保18元(人民币,下同),牛遭受狼、熊害或雪灾致死可得1600元赔偿,病死可得2000元赔偿。

  中国人保财险杂多支公司司理张磊先容,2019年,杂多县该项“藏系羊牦牛”保险已理赔2400万元。三江源区其他各县也已陆续引入此类保险。

  张磊还透露,他们已经与政府对接“人兽冲突”保险设计,将野生动物肇事至人员伤亡和家具、财产损失也列入保险抵偿机制。

  多年前,“人进熊退”。现如今,“熊进人退”成了新征象。这折射出当地生态环境的转变和牧民对野生动物态度的转变。(完)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50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