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杨芮,编辑:猫爷,题图来自:《闻声她说》剧照截图

最近,由赵薇提议和监制的《闻声她说》(豆瓣8.4)得到了不少关注。

《闻声她说》,题材借鉴BBC出品的《她说:女性人生瞬间》,是海内首部女性独白剧,旨在关注现代女性的生计逆境,发出女性真实的声音。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现在民众对于这个系列的总体评价是异常起劲的,它确实反映了许多女性在现代社会中所面临的问题。

第一集《魔镜》里,齐溪饰演的“网红”女孩坦诚自己的身体和容貌焦虑。

第二集《许愿》里,杨紫饰演的独身女儿诉说着发展历程里母亲所带来的危险。

第三集《失眠人的梦》里,白百何饰演的全职妈妈论述着被家庭生涯困住的感受。

每集都有且只有一位女性角色,观众闻声的每一句话也都是从这位女性角色口中诉说出来的。从形式上来看,这都是实着实在的“她”说。

然则,若是你认真旁观对比过第二集《许愿》与其他两集的区别,可能会发现一个潜在问题——这也是今天我们想要提出的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由女性角色说出的台词,着实并不一定意味着女性真实的声音;镜头里只有女性,也并不一定代表着女性视角。

讨论女性所面临的问题,若是无法甄别它背后的视角,许多时刻看似是“为女性发声”,实则可能并未脱离男性凝望下的偏颇。

就像迪士尼拍《花木兰》一样,我们并不会由于花木兰是由一个中国演员饰演,就自然而然地以为这个角色代表了中国人的声音,也不会天真地以为这部剧是让中国文化在美国“发声”了。

当我们逐渐学会剖析和拒绝西方视角里对中国的扁平化想象时,我们也需要去甄别那些关于女性的故事到底是以谁的视角来叙述的,说出的到底是谁的声音。

否则,我们异常容易陷入用女性题材、女性角色作为外壳,对女性的再次污名化和妖魔化——纵然那并非创作团队的本意。

一、《许愿》:男性视角下悬浮的“控制狂”母亲

第二集《许愿》和第三集《失眠人的梦》里都是与“母亲”这个身份有关的故事,但视角却截然差别。

这里视角的差别并不是指这两集是通过差别的人物叙述来泛起母亲这个角色,而是指《许愿》剧本中的男性审阅和《失眠人的梦》里的女性自述视角。

《许愿》的故事,简直打动了许多人,由于它碰触了亲情、碰触了家庭,像是罩了一层无比柔软的外壳,让人不忍戳破。但柔软的外壳并不能掩饰故事讲述里所存在的问题——被美化的父亲,被扁平化和妖魔化的母亲,故事依然是一个从男性视角出发的“控诉”。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在这个录给母亲的独白短片里,小雨全程哭诉着母亲在已往26年里对她的危险。在小雨的叙述里,由于父亲在母亲孕期的时刻出轨,母亲在所有和父亲有关系的人眼前大闹,使得父亲被所有人唾弃,被逼得远走他乡,生涯崎岖潦倒,最后因病去世。

在小雨心中,正是母亲对父亲的愤恨和偏执,才让她的生涯中缺失了“父亲”和“爱”。包罗之后从小雨生掷中突然消逝的心爱的男同伙,似乎也只是由于母亲的一句“配不上小雨”,让他脱离。

在这样的论述视角及对比下,《许愿》的故事内核将男性都塑造成了“白月光”式的存在,而女性的痛苦,都被归咎于由另一位女性造成——又酿成了一个“女性危险女性”的故事。

除此之外,另有一个显著的男性视角,即是对父亲和母亲悬殊的人际关系网络的泛起。

纵然只见过父亲一面,小雨也清晰地勾勒出父亲是有怙恃、姐姐、事情和同伙的一小我私家。而父亲的悲凉运气,则是通过形貌母亲是若何损坏父亲的这些人际关系,并让和父亲有关的人也饱受痛苦来泛起的。

对比之下,小雨口中的母亲则犹如一个悬浮在社会中的鬼影。

我们不知道小雨的母亲是否有家人和事情。小雨唯一提及过的母亲的同伙,也是一个不领会他们家状态,只由于说小雨可能长得像父亲就被母亲决绝的假同伙。而那些对母亲好的叔叔,也只是用来体现母亲对其他关系的冷漠而已。

虽然小雨全程都在说着母亲,但我们想象不到这个母亲其他任何的生涯场景,好像她生来就是一个妻子和母亲,好像这个女人的一切行为都只来自于“被倒戈的妻子”和“单亲母亲”的身份。

由于看不到一个女性作为一小我私家的庞大性和多面性,以是故事里展现出来的母亲的行为才变得云云不能理喻和疯狂。

可以说,编剧展现的只是一个贴满了“偏执”“控制狂”“没安全感”标签的母亲形象,却没有试图去探索这些行为和情绪的真正成因是什么。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借小雨之口,《许愿》的编剧只是让观众听到,母亲的错,错在沉浸在愤恨里,错在把精神都放在女儿身上,错在没有自我——这样的指责太容易也太过简朴化了,就如同指责一位男性做不成首富,是由于他没有给自己设定“一个亿的小目的”一样浅陋。

这无疑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男性审阅视角的产物,他们信赖女性痛苦的泉源都是有迹可循的“错误”,而解决痛苦的设施就是根据他们所说的方法来“纠正”自己的行为,他们让女性信赖,这都只是自己的错;似乎只要改变了自己,就能让一切变好。

这样的效果,只会让《许愿》这个故事不仅无法为女性发声,反而可能行使女性角色和女性身份来固化对女性的既有私见。

二、《失眠人的梦》:她被困住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困

从视角上看,第三集《失眠人的梦》与《许愿》发生了鲜明的对比。

《失眠人的梦》从一位全职主妇的视角,讲述了自己日复一日、毫无转变的家庭一样平常,以及深夜里失眠的她,听着丈夫厚重的呼噜声,都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梦见了些什么。“真实”“窒息”,是《失眠人的梦》这一集弹幕里最常见的关键词。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但如若这一集也根据《许愿》的编剧头脑来形貌这样一位家庭主妇,也许观众只会瞥见一个我们常见的“可悲女人”。她从一个爱看书、爱听交响乐的女性,酿成一个只体贴牙膏要怎么挤、卫生纸怎么撕的人。

甚至可能难以明白她天天在家,也没有事情压力,怎么就失眠了呢?也许她的孩子还会埋怨,妈妈只是一个把精神都放在孩子身上,令人窒息的妻子和母亲,最后依旧对这位全职主妇给出一个建议:“去追求你自己喜欢的事情,活出自我才气开心快乐”。

值得庆幸的是,《失眠人的梦》泛起的却不是别人眼中这个“有问题的人”,她的错误行为之一二三四,而是一小我私家在“有问题”的时刻,会是怎样的感受——

从这位全职主妇的视角出发,她发现自己逐渐失去了原本的兴趣,不再爱念书,不再试图与丈夫讨论交响乐,天天的生涯都由林林总总的生涯琐事堆砌而成。

她发现在与老公和孩子谈天的时刻,自己好像被安排好角色的演员一样,总要举行相符角色的对话而遗忘自己真正想说的话。

她发现自己的念头从一个跳到另一个,没有终点也无迹可寻。

可是她并不是一个放弃自己的女人,她也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她明显在天天的相处中只管做到自己最好,但仍然与周围的人逐渐发生了间隙;

她也起劲实验捉住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则兴趣却如沙子一样逐步漏走;

她也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却被一点一点地封住了喉咙,最后被活埋在了土里。

她被困住了,然则她不知道到底被什么困住了。她已经起劲想要挣脱了,然则她也不知道出口事着实那里。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这便是为什么,比起《许愿》里只有偏执和控制欲那一面的母亲,更多人对《失眠人的梦》里那位全职主妇有着更强的共识感,由于《失眠人的梦》里所泛起出来的女性,才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会生气,然则也会妥协;她会迷失,然则也会起劲寻找偏向;她会在日间机械地扮演着谁人全职主妇的角色,同时也会在夜晚打破生涯的秩序,追求一点喘息的空间。

没有哪一个女性是只有偏执和控制欲的,也没有哪一个女性是只想着无私奉献的,虽然我们可能都没设施完全代入某一小我私家的生涯,但至少首先我们要愿意认可,她是一小我私家,是一个有着种种庞大情绪和需求的人。

只有明白人的这种庞大性和情绪需求的多样性,才有可能去共情并明白她的挣扎,才有可能闻声她心里的真实声音,才谈得上“为她发声”。

三、若何真正闻声“她们”的声音?

这些年,市场上简直泛起了越来越多以女性为主角的影视剧,这种改变也简直值得欣慰。

然则,并不是所有以女性为主角的剧本,就叫做有了“女性视角”;也不是台词都由女性角色说出来的,就代表了女性的声音。更主要的是,并不是“女性发声”了,就即是“被闻声了”。

若是我们的雷达只准备吸收一种情绪,只瞥见一种行为,而且只通过一种行为来断定女性的失误与过错,那么这着实不能算是为女性发声,甚至有可能加重误导以及发生更深的私见。

好比近些年大火的《虎妈猫爸》《小欢喜》《隐秘的角落》等这些对原生家庭问题讨论的影视剧里,我们险些都可以看到《许愿》里小雨和小雨母亲的影子。

这些剧浓墨重彩地刻画着“控制狂”母亲对孩子的危险,提醒着人人,无论孩子的父亲若何,母亲对小我私家发展显著都有更大的影响,是孩子种种行为、情绪、性格问题的主要泉源。

我们还常常可以看到种种媒体文章也告诉人们,女性的行为若何可能给孩子造成伟大的负面影响。好比BBC就有过一则大题目报道“母亲的饮食会改变婴儿的DNA”的文章。Discover也曾大题目报道“祖母的履历会给孩子基因留下印记”。

归咎于母亲,似乎就“解决”了一切问题。然则这样的叙事,事实会引出什么样的问题?

着实早在80年代,西欧的学者就提出了需要小心这种总是叱责母亲的征象。一众科学家在2014年《自然》杂志上的谈论文章《Don’t Blame The Mothers》(别再指责母亲)再次严肃地抨击了这种征象。

由于这些简朴引用研究效果的报道往往只是断章取义,不仅强调了基因的决定性作用,还忽略了许多实验中的必要条件,使得读者误以为只要女性做错一点事情,她们就会毁了孩子。

更可能因此加深民众的私见,以为只有母亲才对孩子的发展主要,才要对孩子的问题负起所有责任。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与人们对母亲的严酷审阅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相对的对父亲行为的宽松要求。

海内的一些亲子教育的文章里我们经常能瞥见,对爸爸的要求仅仅是“不缺席”,而对妈妈的要求是必须“面面俱到”,既要保持自我极端优越的事业及情绪治理,还要十项全能地卖力孩子的周全发展,这样的双重标准在今天社会中早已是一个普遍征象了。

社会一边叱责女性,一边“关爱”地说,女性的这些偏执行为和痛苦的泉源就是“没有自我”。

好像“自我”是个被存放在高处的物品,它就静静地躺在那儿,只要她通过一些起劲就可以踮起脚来取下谁人闪闪发光的“自我”,把它装在自己身上。这样不仅会让她一切的痛苦和挣扎都消逝,还可以让她从一个被嫌弃的家庭主妇或者控制狂母亲,酿成一个充满自信、魅力四射的自力女性。

但人们基本没有要试图去明白,女性的生涯环境,是若何使得她们失去了自己的声音;也没有人意识到,事实有没有人听到过她们的无声呐喊。

只是单纯地告诉女性,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要有自我,就好像对患有严重厌食症的人说“你得用饭啊,人要用饭才气康健快乐”一样——听起来无比准确,但却完全没用。

更主要的是,为什么只让女性反省自己只知遵从“白瘦幼”的审美,但却不告诉男子不要用物化的视角来判断女性的外表。

为什么只懂指责“都是你们女性在危险女性”,却不明白追溯征象背后由性别结构造成的不平等问题而带来的女性基本上权力和资源的匮乏。

为什么只劝说女性不要都只关注老公和孩子的需求,但却不告诉男子不要什么家务事都依赖自己的妻子和母亲。

为什么只劝诫女性要学会明确表达自己的拒绝,但却不忠告男子要尊重女性的意愿,不能以任何理由强迫女性。

为什么只激励女性要敢于说出自己的话,但却不去教训男子若何学会谛听女性的声音。

只让女性“爱自己”,并不能让她们被更同等看待

《闻声她说》的初衷和实验都异常值得激励,但通过这样一部女性独白剧,我们需要的并不只是“让女性改变自己”“要爱自己”这样简朴的建议,而是需要思索到底是什么阻碍了女性的声音真正被社会所闻声,以及我们若何才气让女性的逆境真正被正视。

要知道,她们面临的问题从来不是女性自身的问题,若是既有的社会环境以及结构性问题不被改变,无论女性若何“爱自己”也不能能让她们被更平等地看待。

没有试图领会背后的缘故原由就给出盲目的建议,也只不过是另一种对她们的私见和指责而已。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杨芮,编辑:猫爷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59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