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谈判第三日现场:有企业直呼“压得太狠”“降幅超预期”

原题目:医保谈判第三日现场:有企业直呼“压得太狠”“降幅超预期”

新京报讯(记者 王卡拉)12月16日的国家医保谈判现场,除了备受关注的PD-1之外,另有多种抗癌药、中药等也在睁开谈判。面临这场“大考”,不少企业是“新考生”,初来乍到,诸多不领会。另有企业是“三进宫”的内行,久经沙场。但最终乐成与否,还要看企业的报价是否能够按规则“达标”。

谈判后:

有人“感受自己当了回明星”,也有药企呵叱记者不懂事

医保谈判“大考”,几家欢喜几家愁。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大门外,20多名媒体记者蹲守一天,但与前两日相比,企业的口风更紧了,绝大多数企业不愿透露任何信息。个体企业透露“谈判乐成”,有一家甚至在门口摄影留念。有的企业谈判职员身上背着的包透露了企业信息,如丽珠、百济神州。也有的企业在排队入场时被点到了名字,如安进、诺华、三生国健。

医保谈判第三日现场:有企业直呼“压得太狠”“降幅超预期”

企业代表在门口摄影留念。

上午11点05分,一家企业介入谈判的三人满脸洋溢着喜悦走出大门,面临记者的追问,其中一人笑着说:“挺乐成的,在我们预期之内,但不让说。”这位先生笑着坐上了车,关门前他抛出了一句话:“感受自己当了一回明星。”

而在他们之前出来的另一家企业似乎并不顺遂,三人在一群工作职员蜂拥下上车准备脱离。面临新京报记者的提问直接摆手,在听到追问“能否透露是哪家企业”时,直接说了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12点45分,又一家企业竣事谈判。“谈得不错,都在预期之内,今年谈判仍然很严,但没有泛起灵魂砍价。”上车前,这位企业代表给自己点了支烟。当新京报记者追问企业是什么品种时,对方示意“我们什么都有,很多多少品种。”

上午场邻近竣事时,一家下昼即将进场的江苏药企谈判职员来现场打探,笑称自己是打酱油的。“我们药品新上市,骨科的中成药,第一次谈,也不太领会具体情形。”该女士示意,公司为了这次谈判准备了半年时间,但没有谈判履历,期待乐成。而这家没有履历的“新手”最终谈判乐成,下昼3点20分,他们出来后向记者透露了好消息,但也直呼压价相当狠,超出了他们预期。“降幅让保密,但大大超出预期,价钱有点低。”

医保谈判第三日现场:有企业直呼“压得太狠”“降幅超预期”

下昼场谈判企业排队入场。

中国游戏“分级”标准试行 最低8岁+起?

每经记者了解到,这项标准主要由三部分构成,首先是规定了适龄提示的标志符,试行稿提供了绿色的8+、蓝色的12+和黄色的16+,这三个不同的年龄段标志符,标识并没纳入可能引起歧义的18+年龄段,这也是我们跟…

而对于内行而言,此次谈判相当熟门熟路。一家企业带头谈判的老总称自己这次是“三进宫”,这次带来了两款药,跟在他后面的两人一人手持一叠资料和一个计算器。不外谈判竣事后,他们并未向记者透露效果。

三生国健一名在场外期待的工作职员示意,公司此次有两个品种介入谈判,其中一个是依尼妥单抗。依尼妥单抗刚于今年6月获批上市,获批顺应症为治疗HER2过分表达的转移性乳腺癌。该工作职员示意,现在医保盈利只有3%,可能与疫情也有一定关系,但进入医保对于产物销售额的辅助仍然很大。

新疆金世康药业:“压得太狠,触碰着成本线”

这一日,大部分企业谈判职员走出大门时步履急忙,面临媒体的围追堵截只字不谈。只有新疆金世康药业董事长王豪鹏在谈判失败后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压得太狠了,60%多了,触碰着了成本线。”王豪鹏指出,一个药从研发到上市,至少需要15-20年的时间,研发成本高且乐成率异常低,若是把价钱压得太低,企业很难生计,若何驱动创新生长?“我建议至少给创新性药物开拓通道,给创新药三五年顺应市场的时间,有了份额后再来降价钱。药品刚一上市就是低价,若何激励企业创新,企业若何生长?”王豪鹏称,公司这款治疗类风湿病的中成药,已经上市三年,针对类风湿疾病。他消极地示意,若是进不了医保,小企业只能让人参股或卖掉。

新京报记者在国家药监局及公司官网查询到,新疆金世康药业现在仅有一款药品批文,为祛寒除湿散,该药用于类风湿枢纽炎寒湿痹阻证,症见枢纽疼痛、枢纽肿胀、枢纽压痛、晨僵等。来自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市区)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祛寒除湿散是一剂祖传的治疗类风湿病药方,政府力挺企业研发,给予了诸多资金支持,使该药成为新疆十年来首个通过原国家食药监局认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研发企业新疆金世康药业也凭借此药从新疆医药行业脱颖而出。

“新药是经由动物试验、II期、III期临床试验获批上市的药,疗效和安全性一定都是异常好的,像这类药就应直接拉入国家医保,让市场去举行磨练几年后再举行价钱谈判,给企业一个缓冲期。”王豪鹏以为,医保局找的参照品要在功能上相似,或者拿新药与新药对比,而不是把新药和老药对比,和仿制药对比。

而在北京鼎臣医药治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看来,独家品种以中药居多,所谓的独家药物有的只是该产物是独家,但治疗某个疾病的产物纷歧定是独家,国家医保和独家产物谈判依赖的是替换性,替换性越强,压价幅度越大,由于完全可以使用其余药品替换。

剖析:企业应吸取教训学会谈判计谋

“医保支付未来应该是30%用于支付仿制药,70%用于支付罕有病用药和重大疾病、临床急需的新药。”史立臣告诉新京报记者,医保保的是基本,针对重大疾病、临床需求量大的药物,国家医保目录会连续调整结构,逐步放入。而最终能否进入目录,还要看企业的订价计谋和降价幅度。

据领会,本次医保谈判接纳比价谈判,与此前的竞标式谈判相比更为温顺。国家医保局先确定医保支付预期价,由企业报价两次,两次报价均跨越预期价15%的药品将会出局,落在15%以内就算谈判乐成,企业只需思量医保局官方测算价钱,这成为谈判要害。

“有的企业完全是靠碰运气,没有计谋可言。”史立臣指出,好的报价计谋,应该先仔细研究国家带量采购、各省份集采及2019年的医保目录谈判情形,现有竞品的价钱体系及替换性强的产物的价钱体系,甚至有可能想办法获得竞品或替换性强的产物的报价计谋。医保谈判和国家带量采购不是一个量级的价钱谈判,这时需要企业核算自身的生产成本、谋划成本、相关的营销成本,再加上合理的谋划利润来形成企业可接受的底价。要权衡这个底价与其他竞品可能底价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自己的所谓底价是不是到了行业最低线,是不是有显著的价钱优势和成本优势。

校对 薛京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62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