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妻子跳河,他竟驾车离开!涉嫌故意杀人!

原题目:看到妻子跳河,他竟驾车脱离!涉嫌有意杀人!

伉俪打骂,妻子愤然跳河,丈夫不仅漠不关心,反而驱车脱离。事后,因畏惧负担责任,丈夫冒充寻找并到派出所报案。与此同时,妻子的遗体浮到河面,被路人发现报警。眼看事情节节败事,丈夫依然妄图用自己醉酒没看清晰妻子是否跳河的说辞来掩饰真相……

行车纪录仪留下真相

看到妻子跳河,他竟驾车离开!涉嫌故意杀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20年8月15日下昼,卖力G525国道革新工程的王监理像往常一样到浙江省海盐县境内的盐嘉塘桥上施工,但就在他不经意间往桥下望去时,河面上漂浮着的一个人体形状的器械让他蓦地一惊。早先,王监理以为自己看错了,便爬下身子仔细查看,只见遗体面貌朝下,盘着头发,穿着黑衣黑裤,顺着河流正往东漂去。王监理吓了一跳,回过神后立马报了警。

接警后,海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很快赶到现场,打捞起这具遗体。后经法医鉴定,死者因溺水殒命。

很快,凭据遗体穿着及纹身特征,死者身份被确以为海盐县的朱某。同月18日,民警确认死者为朱某后,通知死者丈夫鲍某到派出所识别遗体并接受询问。与鲍某一同前来的另有朱某的哥哥。朱某的哥哥在警方的监控视频中看到妹妹与鲍某打骂的场景,想起在来派出所路上,自己向鲍某询问当天两人是否打骂时,鲍某一口否认的情形,他感应妹妹的死另有隐情。为弄清真相,朱某的哥哥向鲍某要了车辆的行车纪录仪和妹妹的手机内存卡,并将这些交给了警方。

在获得朱某的哥哥提供的证据后,连系事发时路面监控视频,警方以刑事案件举行了立案,同时传唤了鲍某。随着鲍某的叙述和侦查流动的睁开,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新婚不久成怨偶

看到妻子跳河,他竟驾车离开!涉嫌故意杀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鲍某和朱某经同伙先容于2020年1月娶亲。在外人眼中,二人情绪很好。然而,私底下,朱某曾向家人埋怨,鲍某经常用自己的钱去还赌债,两人为此经常打骂。“我儿子不喝酒人很好,喝完酒脾性就很差,喜欢耍酒疯。”鲍某的父亲接受询问时说道。

8月12日晚上,鲍某和朱某两人参加完同伙的生日宴准备回家。因鲍某喝酒,朱某便卖力开车。在回家路上,喝了酒的鲍某与妻子再次发生了争吵,这一次,两人甚至扭打起来。随后,朱某情绪失控直接下车,独自步行往海盐黄桥偏向走去。

妻子的脱离,让鲍某的酒醒了泰半,他驾车沿着黄桥偏向寻找朱某。看到朱某后,他劝说朱某跟自己回家。正在气头上的朱某并不领情,她生气地朝着鲍某大吼大叫。喝了酒,本就脾性欠好的鲍某一看,气急败坏地脱离了。在回家路上,鲍某稍稍冷静下来,重新调头往妻子脱离的偏向行驶。当鲍某再次看到朱某时,朱某正站在桥边。此时,意气消沉的朱某看到丈夫鲍某后,直接翻过栏杆跳进了河中。

眼见妻子跳河的鲍某吓蒙了,“我心里想过跳下去救她,然则那时我喝了酒,反映变慢了……而且我以为就算我不喝酒也不一定能把她救上来,我也不确定朱某是真的跳下去照样冒充跳下去。” 在案发地停留10多分钟后,鲍某脱离了,没有接纳任何救助措施。

沈阳警方:一父子核酸检测插队不听劝阻并殴打民警,已刑拘

(原题为《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警情通报 》)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

“我那时开车经由黄桥四周,是看到了一辆车,另有一个男子……”通过路面监控,警方找到案发时间经由黄桥的过路司机询问情形,一位姓范的司机向警方说道,“谁人男子似乎在吐……那时并没有看到对方在求救。”

遮盖真相报警寻妻

看到妻子跳河,他竟驾车离开!涉嫌故意杀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回到家后,鲍某畏惧极了,于是他打电话给同伙蒋某,约对方一同出门吃夜宵。吃饭时,同伙以为鲍某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就问鲍某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跟妻子打骂了?心乱如麻的鲍某不愿多说,只说了句“事情有点大”,便闷头喝酒,一连喝了三听啤酒后,接到母亲电话的鲍某便脱离了。

为逃避现实,8月13日、14日,鲍某都躲在家里“睡觉”。转眼到了8月15日,距离朱某落水已已往两天多了,此时她的遗体漂到下游的盐嘉塘桥一带,被王监理瞥见。

而此时,躲在家里的鲍某也坐不住了。

鲍某畏惧自己若是不出去寻找妻子会负担责任,于是,就来到派出所报警。心存侥幸的鲍某没有说出事发当晚的真实情形,只称妻子朱某不见了。为掩饰妻子失踪的真相,鲍某还与妻子密友薛某联系,向对方询问妻子去向。厥后,鲍某还去了妻子事情的地方寻妻,效果显而易见,没有任何新闻。

8月16日,心中一直惴惴不安的鲍某与同伙喝酒时吐露,案发当天似乎看到有人从黄桥上掉下去了,还特意嘱咐同伙不要将事情说出去。

戳破丈夫的谣言

看到妻子跳河,他竟驾车离开!涉嫌故意杀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11月2日,案件移送至海盐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官审查案卷后发现,对是否瞥见妻子跳河,鲍某始终含糊不清,辩解自己当天晚上喝醉了,记不大清晰。

鲍某事实有没有说谎?经审查,检察官从案发当天的路面监控以及他们当天驾驶车辆的行车纪录仪中发现,在鲍某驾车行驶时代,不论是直行照样掉头转弯,或是行使在乡下小道上,驾车都十分平稳,未发生醉酒状态常见的情形,从该行为足以判断鲍某驾车时意识苏醒,状态优越。针对鲍某称“只是模糊记得妻子朱某跳河了,自己喝醉酒并不是很确定”的辩解,办案检察官以为,监控视频中显示,鲍某看到妻子跳河后,直线行驶至跳河位置,并没有丝毫犹豫。连系鲍某在公安阶段一次讯问口供中认可瞥见妻子跳河以及向同伙吐露瞥见有人跳下黄桥的情节,检察官以为鲍某的辩解不成立。

在大量证据眼前,鲍某终于认可自己看到妻子跳河却未接纳任何救助措施的事实。检察官以为,鲍某对朱某的唾骂和殴打,引发了她的自杀行为;而在朱某跳入河中,生命处于紧迫的危险状态,鲍某眼见了整个经由,作为丈夫的他具有婚姻法划定的救助义务和救助责任,但却未努力接纳有用措施举行救助反而消极逃避,放任朱某殒命效果的发生,他的行为涉嫌有意杀人罪。

作者:范跃红 魏洁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65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