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川渝联手,首个新区正式官宣,渝北诞生一座新型卫星城

饿了么的迷茫:一线骑手「玩命」,市场份额反降

骑手们争分夺秒的背后,是外卖行业激烈竞争下最具代表性的外部呈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部城事”(ID:xibuchengshi0518),作者:西部菌,36氪经授权发布。

川渝合作、成渝双圈建设,再次传来好消息。

前不久,遂潼川渝毗邻地区一体化发展先行区批复。就在这两天,川渝毗邻地区又诞生了一个合作共建的新功能平台——高竹新区。按照《川渝高竹新区总体方案》:

新区规划范围包括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大湾镇的部分行政区域和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高滩镇、坛同镇的部分行政区域,总面积262平方公里,其中渝北区124平方公里、邻水县138平方公里,2019年常住人口10.7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约45亿元。

而且不同于遂潼先行区的是,高竹新区是川渝两省市共同批准设立的首个新区,川渝两省市接下来将以新区为载体,探索经济区与行政区适度分离改革。

那么,具有突破意义的高竹新区的落地,又将带来怎样的想象空间?

01

重庆和广安本身就地理相邻,这次批复设立的高竹新区,主要部分由四川广安邻水县的高滩镇和重庆渝北区的茨竹镇组成。

由于是首个新区,高竹新区“高起点规划、高规格推动、高标准建设、高水平治理”,存量收益各自分享、增量收益五五分成,同时被赋予了打造区域协作样板的重要使命。

重磅!川渝联手,首个新区正式官宣,渝北诞生一座新型卫星城

来源:网络

根据《川渝高竹新区总体方案》,高竹新区的发展定位有三个层面:

第一,经济区与行政区适度分离改革试验区;第二,产城景融合发展示范区;第三,重庆中心城区新型卫星城。

要指出的是,随着双圈建设提速,去年《关于印发川渝毗邻地区合作共建区域发展功能平台推进方案的通知》下发后,川渝毗邻地区不少城市开始打破行政壁垒,共建合作平台。

比如遂潼先行区,就涉及遂宁和潼南。川东北渝东北还有万达开川渝统筹发展示范区,此外,合川、广安、长寿也在联手打造环重庆主城都市区经济协同发展示范区。

不过,相较于这类示范区,高竹新区还要更加特殊,它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个城市新区,有较为独立的管理机构,人员则由川渝两地抽调,独立自主的权限会大不少。

事实上,不仅新区诞生属于开创先河,去年年底《川渝高竹新区总体方案》审议时,也是川渝两省市首次分别审议同一份方案。所以某种意义上,它比遂潼先行区还要更“特”。

当然,高竹新区的规模体量比较小,2019年常住人口10.7万人,GDP约45亿元。不过规模小意味着试错成本低,可以放开手脚,在体制机制创新层面能走得更远。

而且按照一年起步、三年打基础、五年大发展的规划,到2025年,高竹新区的常住人口将达到15万人以上,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20亿元以上,基本相当于一个小型城市了。

02

如前所述,川渝毗邻地区正在推进的合作平台并不少,那么首个新区为何落在了广安和渝北的交界地带?

其实除了试错成本低以外,区位优势也是重要考量。关于这点,《川渝高竹新区总体方案》就提到:

规划区域距离重庆江北国际机场38公里、重庆两江新区15公里、重庆果园港55公里、重庆火车北站58公里、邻水县城40公里,紧靠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重庆保税港区、重庆临空经济示范区等国家级功能平台,属重庆半小时通勤圈。

处于接壤地带,靠近机场,且扼守着川东、渝北,离重庆主城最近,广安还是川渝边界接壤最长的市州……这样的区位条件,其他一些合作平台未必具备。

渝北的交通自不用说,而按照“十四五”规划,广安民用机场、西渝高铁重庆至广安段及广安站等,接下来都将相继落地,交通枢纽地位在现在的基础上会有比较大的提升。

重磅!川渝联手,首个新区正式官宣,渝北诞生一座新型卫星城

来源:网络

在成渝双圈建设加速推进的背景下,作为成渝的中间地带,高竹新区可以起到重要的连接者角色,内外交通要道贯通之后,区位优势能得到进一步的发挥。

固态电池10年难攻克,蔚来李斌却称明年商用,网友:比贾跃亭还假

有玩文字游戏的嫌疑。

更重要的是,山水相连、人文相通的广安和渝北,由于地理相邻,本身就有着深厚的合作基础,一体化融合发展需要破除的阻力较小。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广安主官在考察邻水县之后,曾明确要求,“学习昆山依托上海、融入上海的发展经验,积极承接重庆产业转移”。

官方数据显示,广安50%工业项目为重庆配套、每年60%游客来自重庆、75%农产品销往重庆……这一组数据,是正广安主动融入重庆的一个缩影。

经济、人文联系紧密,有深厚的产业合作历史,意味着接下来高竹新区在运作层面,磨合成本会低很多。

而且,像高竹新区广安区域的高滩园区,原本就是重庆两江新区的配套产业园,二者的汽车产业协作已经相当紧密。在此基础上设立新区,产业发展的起点也会更高一些。

03

由于是首个新区,相较于其他合作共建的区域平台,高竹新区的规划也有一些特殊亮点。

最核心的自然还是新区的性质。

按照相关规划,高竹新区经济区和行政区分离,管理权和所有权分离,经济活动一体开展,社会事务分区管理,这种特殊模式将有助于形成跨行政区的统一的发展体系。

不同于深汕合作区的是,高竹新区跨越四川和重庆两个省级行政区,跨省域一体化,在全国都有一定的探索意义,可以为未来的都市圈、城市群合作,提供示范试点经验。

另一个重要的看点是,高竹新区的规划定位是重庆中心城区新型卫星城。

《川渝高竹新区总体方案》提到,接下来高竹新区将承接重庆中心城区功能疏解,推动交通同城化、产业一体化和人口职住平衡。

前面提到,靠近重庆主城的广安,过去一直都是主动融入重庆,但由于政策差异,两地的融合发展多少会有一定的阻隔。

现在高竹新区可以充当广安的前哨。一方面,两市共建的一些政策利好,能帮助广安提升区域发展能级;另一方面,重庆中心城区的功能疏解和产业外溢,同样首先利好广安。

重磅!川渝联手,首个新区正式官宣,渝北诞生一座新型卫星城

来源:网络

截止到2015年,广安的经济总量只有1250.4亿元,在四川排名倒数。不过随着高竹新区的落地,距离“重庆都市圈北部副中心”的规划目标,将会越来越近。

此外,除了城际公交外,《川渝高竹新区总体方案》还提到,研究论证新区融入重庆都市圈的轨道交通。一旦最终实现,川渝地区将诞生又一条跨省的轨道交通。

04

其实早在2013年,在广安邻水县高滩镇,高滩园区就启动建设,它也正是高竹新区广安区域的“前身”,此时还只是个县级的工业园。

2019年,高滩园区升级成省级园区,正式名称也变成了“四川广安川渝合作高滩园区”。

作为川渝毗邻地区的合作前沿,这片区域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实是没有能实现实质性的突破,行政壁垒的存在,管理上的条块分割,影响了经济产业的发展上限。

但在都市圈、城市群时代,随着双圈建设提速,四川和重庆围绕广安、渝北毗邻地区的一体化融合,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

重磅!川渝联手,首个新区正式官宣,渝北诞生一座新型卫星城

来源:网络

最直接的一点是,高竹新区是在2020年提出,并且实现了“当年启动、当年规划、当年批复、当年建设”的火线速度。

如此高的推进效率,既是川渝抱团,推动成渝双圈建设的体现,同时也说明,区域合作最核心的难点其实还是观念。只要观念打开,破除行政壁垒并不是绝对的难题。

正因如此,我们看到,在川渝毗邻的各个地区,不管是川东北渝东北、成渝中部,还是川南渝西地区,一个又一个的合作示范区、先行区,正在破土而出。

这些合作共建区域平台的落地,未来将为重庆和成都两个极核的合作,提供探索经验,同时还能帮助化解成渝中部塌陷的问题,让成渝双圈真正坐稳经济第四极的宝座。

物企请思考①|近七成2020上市物企破发:“挤泡沫”开始了?

在八月迎来了自己的尖峰时刻,随后一路跳水,破发屡现,这是“挤泡沫”的前兆吗?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66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