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流调信息泄露频发:涉多环节 或因粗心转发传播

  新冠流调信息泄露频发:涉多个环节,可能只因一次粗心转发

  汹涌新闻记者 朱轩 实习生 赵若竹

  流行病学观察(以下简称流调)讲述泄露事宜在此轮疫情中备受关注,《半月谈》1月20日发文称,讲述泄露事宜频发,对患者造成二次危险,直接引发群众质疑流调信息安全性、可靠性,影响疫情防控事情大局。

  汹涌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从现在公然的案例来看,流调讲述泄露源头多样,涉及多个环节,包罗医院事情职员、疾控中心事情职员、航空安保员工以及经手流调讲述的事情职员等,不经意之间都可能成为泄露者,他们在获取流调信息后,转发给小我私家或群聊,相关信息依托社交媒体迅速流传,部门患者甚至因此遭到网络暴力。

  专家剖析以为,提防和治理小我私家隐私泄露及其诱发的网络暴力事宜,仍然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政府部门应确立和完善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系统和尺度操作流程,制止小我私家信息过分采集、过多披露和导致泄露;应加大对信息泄露职员和网络暴力施加者的查处和追责,使其不敢越雷池一步。

  信息泄露源头多样,涉及医生、流调参与者等

  汹涌新闻梳理发现,就现在公然的案例来看,泄露流调信息者包罗卫健委及疾控中心事情职员、医务事情者以及能接触到流调讲述的其他岗位,如航班安保。

  汹涌新闻1月18日报道,“李某某流调讲述泄密”事宜中,山西新绛县疾控中心见习岗事情职员李某荣是流调参与者,(他)出于寻找接触者的目的,把此讲述发给其姐姐,其姐姐在微信群中流传,造成恶劣影响。

  报道称,经研究决议,排除李某荣见习条约,对主管科长和分管领导做出书面检查并大会转达批评,县疾控中心主任大会检验。

  1月7日,“杭州公布”新闻称,杭州市一例境外输入复阳无症状熏染者的小我私家信息在互联网上大面积流传,经公安机关查明,位于西湖区的某医院院感科医师林某将相关流调讲述转发至微信群,致使在互联网上大面积扩散,已涉嫌侵略他人隐私,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民众号“平安北京”1月4日公布转达称,某航空安保有限公司员工刘某在事情时代,将用于筛查密接职员事情的患者开端流调讲述,私自拍摄并发至微信群内,导致患者及其家族、同事的小我私家隐私信息泄露。12月24日,顺义公安分局依法对刘某处以行政拘留处罚。

  依托社交媒体迅速流传,曾引发网络暴力

黑龙江牡丹江:辖区内涉疫情肉食品加工厂鸡肉制品检测结果皆为阴性

1月20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哈尔滨利民开发区正大肉食品加工厂鸡肉制品清查情况的通告:  1月19日,牡丹江市市场监管局按照疫情防控要求,组织对辖区内哈尔滨利民开发区正大肉食品加工厂鸡肉制品进行全面清查。

  多起新冠肺炎患者流调讲述或相关信息泄露事宜都是依托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到达广泛流传。

  2020年12月初,因在确诊前往过多家酒吧,成都一名20岁女子赵某小我私家信息在微博广泛流传,遭到部门网友唾骂和讥讽,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着实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攻击我,我只是不小心熏染了新冠,我也是一个受害者。”赵某在今日头条发文称,信息泄露后,一直有人给她打电话、发信息。

  12月9日,成华区警方转达称,对涉事男子王某行政处罚,但并未透露王某职业和获取赵某信息的渠道。

  类似情形也曾在湖南益阳发生,泄露者将新冠肺炎病例观察讲述通过微信发给他人,今后几经辗转,相关信息在几个小时内迅速扩散。

  湖南益阳市纪委2020年1月29日公布转达称,28日8时35分,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康健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舒庆国通过微信将“关于益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讲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熏染的肺炎病例的观察讲述”转发给赫山区财政局财评股事情职员段君飞。9时50分,段君飞通过微信将该观察讲述电子版转发给赫山区财政局监视股股长邓伟。9时52分,邓伟将该观察讲述电子版转发至其亲戚群“453聚集吧”(群成员47人)。随后,“453聚集吧”群成员徐燕(龙洲小学教师)将该观察讲述电子版转发至广电家园业主群(群成员245人)。不久,该信息被迅速转发流传。

  转达称,赫山区纪委监委决议对舒庆国予以党纪立案观察,对段君飞、邓伟给予诫勉谈话;由相关部门对徐燕给予转达批评。

  泄露者多受到行政处罚

  在前述事宜中,泄露或流传新冠流调信息的职员,多受到行政处罚。

  在成都女子赵某小我私家信息被泄露事宜中,涉事者王某(男,24岁)将一张内容涉及“成都疫情及赵某某身份信息、流动轨迹”的图片在自己的微博转发,严重侵略他人隐私,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被警方行政处罚;在西新绛县疾控中心流调讲述泄露事宜中,疾控中心见习岗事情职员李某荣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公安机关对其违法行为给予治安处罚。

  上海大邦状师事务所状师丁金坤剖析,散布、流传病例姓名、身份证号码照片等小我私家信息,造成困扰,属于民事侵权。散布信息者须负担民事责任,譬如住手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恢复影响等。若散布隐私或捏造事实中伤他人的,是违法行为,凭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应予以治安处罚。

  若何珍爱患者小我私家隐私?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生长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1月12日在汹涌发文进行了剖析。

  马亮以为,人们由于恐慌而拒斥密切接触职员和确诊患者,这使转嫁责任和泄愤的心态超过了同理心和同情心,并诱发网络暴力事宜。加之一些政府部门和基层组织暂且抽调的事情职员和志愿者缺乏专业素质和履历,在流转信息时泛起小我私家隐私泄露问题。

  他以为,若何提防和治理小我私家隐私泄露及其诱发的网络暴力事宜,仍然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首先,政府部门在网络和披露确诊患者的小我私家信息时,应确立和完善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系统和尺度操作流程,制止小我私家信息过分采集、过多披露和导致泄露。其次,加大对信息泄露职员和网络暴力施加者的查处和追责,使其不敢越雷池一步,才气切实加强对确诊患者的珍爱。最后,加强对确诊患者的心理疏导,加大对社会民众的网络诚信教育,营造对确诊患者关爱相助的包容性社会气氛。

【编辑:苏亦瑜】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68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