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化与创新:男频IP成长史

巨头垄断,历史在协同办公赛道重演

巨头垄断,历史在协同办公赛道重演,今天,所有消息都会扩展,直到成为一个软件。这似乎也是对企业协作工具的未来进行了某种预言。

七八年前,若你说要拍一部男频IP剧,身边人恐怕多半会好意劝阻。

看看2015年国内热播的电视剧吧。《花千骨》《琅琊榜》《何以笙箫默》……排在前面的大多是女频IP剧,唯一一部《盗墓笔记》虽然爆红,但口碑存在争议。

男频IP,难改又难拍;女频IP,好改且易火。影视公司疯狂地筹拍手头的女频大IP,但观众很快就对千篇一律的“大女主剧”审美疲劳。改编男频IP,成了一件不得不提上日程的事。

《青云志》《择天记》《武动乾坤》……越来越多的顶级男频IP被搬上荧屏,但大多市场反响并不如预期。

男频IP真的不适合影视化吗?回到2021年,如今在播的《赘婿》成绩不俗,2019年的《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等男频IP剧也足以证明,男频IP剧并不等于烂剧。某种程度上,男频IP剧的进步,不仅是全行业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折射了影视行业这些年的巨变。

总的来说,男频IP的进化史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15~2017年):影视行业热钱涌入,“流量明星+大IP”公式盛行。男频IP剧常常是“披着男频外衣的女频剧”,不仅魔改原著,制作也大多粗制滥造。

第二阶段(2018~2019年):男频IP剧制作水平大大提高,改编思路也开始升级,不再一味讨好女性观众。与此同时,男频IP开始在动漫领域发光发热,出现了一批质量较高的男频IP动画剧集。

第三阶段(2019年~至今):市场上出现了《庆余年》《赘婿》等男频IP剧的标杆之作。行业通过整合打通了IP改编剧的制作链条,创作者也积累了一定的男频剧改编经验,改编成功率显著提升。

2019,男频IP剧转折年

2016年,一则《海上牧云记》的预告片引起了全行业的关注。

“九州是天空中的一滴水,我们希望它变成海洋。”在B站这支6分钟先导预告片的评论区里,不少九州粉留言表示期待。遗憾的是,第二年后《海上牧云记》正式播出,并没有成为爆款。

工业化与创新:男频IP成长史

从制作的角度来看,这部由曹盾执导的大剧无可挑剔。纪录片般的质感、精致的画面构图……可以说,《海上牧云记》代表了当时男频IP剧的最高制作水平,但为了铺陈世界观,这部剧的叙事节奏较慢,在快节奏的当下很难吸引更广泛的受众。

回到2017年那个节点,前一年由《诛仙》改编的《青云志》雷声大雨点小,4月份播出的《择天记》热度很高,但口碑并不突出。

也不是没有成功的男频IP改编案例,2016年底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就很不错。但盗墓题材过于特殊,后来者很难从中总结出可用的改编经验,玄幻、历史等大类依然缺少标杆作品。

男频IP剧之所以难出爆款,主观原因是影视公司对市场不够敏感,难以平衡不同受众群体的需求;客观原因则是IP改编剧的制作链条尚未打通,版权出售后,以阅文为首的原著版权拥有方无法深度介入到影视制作流程中,帮助主创理解原著精髓。

进入2018年,市场上终于出现了部分制作精良的男频IP剧,如《将夜》。《将夜》保留了原作的诗意风格,打戏流畅、画面精致。从这一年开始,男频剧不再刻意讨好女性观众,制作水平也稳步提升,但怎奈大多热度平平,距离真正的“既叫好叫座”还是差一口气。

直到2019年,王倦编剧的《庆余年》爆红,才标志着男频IP改编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部剧豆瓣评分高达8分,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男频IP改编经验:

在风格上,《庆余年》一反之前男频剧的沉重气质,走幽默轻松的喜剧路线。在人物上,《庆余年》保留了原著的爽感,演员也非没有演技的流量明星。在世界观呈现上,《庆余年》打破了以往男频剧世界观靠开篇旁白展现的方式,用主角的视角一步步展开。

《庆余年》的成功,说明只要掌握了合适的方法,男频IP剧受众群体庞大,同样有成为爆款的可能。此后,幽默有梗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市场表现也不错,展现了男频剧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在男频IP在影视化道路上频频遇挫之时,男频IP的价值早已在动漫领域得到验证。

从2017年起,《斗破苍穹》《全职高手》《斗罗大陆》等经典男频IP相继被改编成动画剧集。动画形式对于展现格局更大、画面更有想象力的男频IP的改编有着先天优势,也因此口碑普遍不错。男频IP在动漫领域所获的成功,也为它的真人化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总结起来,第一阶段的男频IP笼罩在热钱涌入的狂热之下,走了很多弯路;第二阶段的男频IP开始在动漫领域发挥价值,影视剧的制作和改编也有了长足进步。从2019年底开始,男频IP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在标杆作品的带动下,网文和影视行业之间的耦合进一步深入,IP开发链条被打通,男频IP改编的成功率上升。

《赘婿》火了,爆款男频剧可复制吗?

《斗罗大陆》和《赘婿》就是第三阶段的典型作品。

从创作上来看,这两部作品都为后续男频IP的改编积累了创作经验。

《斗罗大陆》在人物塑造上采用了和《庆余年》不同的改编思路。王倦通过舍弃了原著唐三从唐门世界中穿越而来的设定,把出场即自带光环的人物改编成一个成长性角色。

卡脖子半年,中芯终于喘口气了

卡脖子半年,中芯终于喘口气了,对于中芯国际而言,市场的压抑情绪将短期得到缓解,估值进一步修复。可长期来看,还是要在“制裁”之下继续承压。

男频文追求爽感,但影视剧追求人物的成长性。关于这二者如何平衡,《斗罗大陆》为今后男频IP剧提供了一个研究范本。“下一季应该要权衡好原著的爽点和人物发展之间的平衡,既保持每一阶段的爽点,又让人物的性格还能保持在原著粉的概念之中。”王倦说。

事实上,这两者是可以平衡的。《庆余年》中,主角范闲虽然一路利用现代思维降维打击,但他也经历了从只顾小家到想让这个世界变美好的转变。《赘婿》中,作为现代人的主角宁毅同样如此,但在后期国家陷入战乱之时,亦把目光从小家放到了朝堂和天下。

在世界观方面,男频IP大多格局大、篇幅长,难以架构。起初,男频IP剧大多以开篇口述方式展现世界观,但《斗罗大陆》和《赘婿》都未如此。

“一下子把整个设定全铺开,观众接受不了。最好还是跟着人物和事件走,让设定在故事进程的推进中一点点展现。”王倦说。

如果说《庆余年》《斗罗大陆》的改编是在原著的基础上进行必要的影视化语言转换与表达,那么《赘婿》则展现了另一种思路:通过对原著部分故事与风格的调整,使其更加大众化。

《赘婿》的原著在后期格局越来越大,还触碰到了很多更尖锐的东西。主创起初也想过要不要把这些都写进剧里,但最终考虑到影视剧的受众更广,还是以往一种更加循序渐进的方式将这些深刻的东西以另一种方式更自然地表达出来。

在解决了人物塑造和世界观设定问题后,男频IP改编要面临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受众的选择。男频IP如何吸引女性观众?从前创作者的思路是用小鲜肉来演、加爱情线,但现在不同了。

“剧本改编最重要的工作是做人物立主线。我在改编中,如果发现原著很多情节线都更偏好男性审美,会考虑一下怎么贴合女性审美,因为确实两性有审美偏差。”王倦说。核心其实还是尽量做成全民向题材,“在情感上,其实大家还是有共通点的。”

而所谓的共通点,在王倦看来就是时代性,哪怕是玄幻题材,也要和现实有共鸣,比如他就在《斗罗大陆》中融入了“团魂”的概念。在《赘婿》导演邓科眼中,不管男频女频,核心是“情节好看、人物可爱”,在《赘婿》制片人刘闻洋眼中,共通点则是“真善美”等普世价值。

在《赘婿》中,肉眼可见为了争取全民受众所作的改编。比如坚持一夫一妻的设定,宣扬众生平等的价值观。还有强化女主苏檀儿的存在感,就像当年王倦在《庆余年》中丰富林婉儿的人设一样,“要尽量做到每个角色都为自己而活,而不是只有爱情。”

值得一提的是,在采访中,无论是《赘婿》的主创,还是编剧王倦,都表示目前男频IP的改编尚处于摸索阶段,不存在万能公式。但好在影视制作流程是可以工业化的,这可以逐渐提高男频IP剧的成功率。

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项目制作周期。一般电视剧项目从开机到上线需要经历一年多甚至两年的时间。然而,《赘婿》2020年6月开机,2021年2月就上线了。“如果不是高度的工业化,《赘婿》不会这么快完成。”刘闻洋表示,从腾讯影业选择开发这个项目,到阅文收集读者对原著的反馈、寻求作者的帮助,再到新丽迅速组建编剧团队改编创作、集合制片团队拍摄,作为“三驾马车”整合后的全新力作,《赘婿》进步明显。

所谓“三驾马车”,即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共同构成的一整个影视生产体系。去年上半年,程武正式接管阅文,10月,三方整合后第一次同台亮相。《庆余年》和《赘婿》的成功,证明这套打法颇有成效:腾讯影业进行开发评估,阅文集团提供优质IP及原著理解力,新丽负责内容创作与制作生产,三家的资源可以最大化地得到利用。

《赘婿》之后,还会有更多优秀的男频IP剧在这套流程之下诞生吗?答案显然是肯定的,问题在于经验的可复用性和生产效率。

工业化承载内容创新,男频IP的新战事

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CEO、腾讯影业CEO、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在去年10月份腾讯影业、阅文影视和新丽传媒的联合发布会上曾发言表示,如果想持续打造出高水准、高价值的文化内容,就需要实现“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内容产业链耦合”的三级跳。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在网文、动漫这两个内容源头和影视行业这个“内容放大器”之间耦合的模式探索。

男频IP影视化进入新阶段后,工业化流程逐渐完善,剧集的制作水平显著提高。但最为重要的创作部分,要怎么工业化呢?

刘闻洋表示,制作流程是可以工业化的,但创意和想法的部分不应该被任何工业化束缚,“它不应该走经验主义,而是要创新。可能创新就是这个行业最大的工业化。”

也正因为如此,在男频IP影视化进入新阶段之后,阅文集团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在看似没有方法论的创作环节,阅文作为版权方能提供什么帮助?首先是对原著内容的理解。

男频IP之所以难以改编,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缺少既懂网文又懂影视的创作团队。阅文作为版权方,也是距离作者和读者最近的一方,有能力帮助创作团队更好地理解原著,包括但不限于提供原著内容、输出读者、市场对于对原著的反馈以及与作者共同保护IP的核心精神与故事架构。

但男频IP没有能一招吃遍天下的改编方法论。从《庆余年》和《赘婿》的成功中我们或可总结,偏权谋的作品可以用轻松幽默的风格消解沉重感,但如果所有作品都走这个路子,同质化作品将迅速泛滥。

阅文能做的,不仅是积累这些男频IP的改编经验,让它为今后的创作提供借鉴,同时也要传达尊重原著,理解原著,重视原著的核心观念,帮助合作伙伴以原著为核,进行好故事的创作与打磨。随着男频IP改编成功案例的增多,阅文积累的改编经验会越来越多,重要性也将日益凸显——

如何通过繁荣的内容生态输出更多优质网文作品、哪些男频IP更适合影视化、不同类型的男频IP在改编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难点、原著粉更在意哪些情节……从项目定位到演员选角,阅文作为产业源头,掌握的是优质IP以及最贴近市场的声音和反馈。

这些优质IP以及对于IP的深刻理解,既是阅文的核心资产,也是其最不可替代性所在。创新源源不断,正如网文年年都会出现更新的类型,IP改编市场也变幻莫测。这种对IP内核的理解和对改编市场的敏感性,是在剧集制作工业达到顶峰之后,最能影响项目品质的关键能力。

一个IP项目的影视化,需要经过出品方的投资评估、版权方的研究整理和制作方的拍摄实现。阅文作为上游,是IP开发链条中最基础的一环。地基不牢固,项目的成长必然会受到影响。纵然男频IP影视化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男频IP开发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比如,如何让男频IP剧的受众更加大众化?在历史、轻喜剧等已获市场验证的题材之外,还有哪些新的题材类型是市场需要的?这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上游的版权方要不断加深对原著的理解,洞察改编市场;下游的制作团队要时刻警惕经验主义,实现内容创新;投资方则要致力于工业化流程的管理,为创作者提供良好的创作环境。正如程武所言,网文、动漫等内容源头与影视行业之间的耦合,是持续打造高水准、高价值文化内容的关键。

【本文作者王雅莉,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港交所迎来压力设备第一股

港交所迎来压力设备第一股,森松计划在此时上市募资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充分把握着良好的时机,将有利于支持公司在美好前景的寄望下,持续实现扩张和稳健成长,并力争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压力设备制造和解决方案及服务提供商。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74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