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器械问)“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互助共赢”照样“零和博弈”?

“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中新社北京5月4日电 题:“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互助共赢”照样“零和博弈”?

  中新社记者 史元丰

  日前,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S. Nye, Jr)在全球化智库(CCG)的线上对话中示意,中国的存在没有对美国组成威胁,在当前情形下,中美之间应保持接触,寻找时机,确立互助。

“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全球化智库供图。

  生于1937年的约瑟夫·奈曾出任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和助理国防部长,并在哈佛任教多年,担任过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是国际关系理论中新自由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在美外洋交政策领域颇具影响力。

  约瑟夫·奈指出,回首1945年以来的历史,中美两国履历了一系列的关系转变,有好有坏,70年月两国在“乒乓外交”和“尼克松访华”的推动下关系趋暖,中国改造开放后中美又逐步形成竞合关系。“也许到2035年,我们会看到一个两国向更好关系生长的周期。”

  约瑟夫·奈示意,不管未来两国关系若何生长,中美当下需要接纳行动,遵守规则,缔造走向共赢的优越关系。

“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图为1971年美国乒乓球队与中方职员合照。(资料图片) 中新社发

  “从西到东的权力转变”

  现年84岁的约瑟夫·奈在其最新著作《道德主要吗?从罗斯福到特朗普的总统与外交政策》中指出,只管中美在一些领域的脱钩不能阻止,但双方应保持协商并设定“下限”,以形成“互助性匹敌”关系,而非走向“冷战”。

  约瑟夫·奈强调,其新书中一个焦点内容就是本世纪两大权力转移,其中之一就是——未来权力从西方到东方的转移一定会发生,而在亚洲国家兴起的历程中,中国起了焦点作用。

  另一个转移,约瑟夫·奈称其为纵向转移,即受科技生长和生态全球化趋势的推动,跨国机构等非政府组织的权力逐渐增强,“科技和生态全球化的趋势让人们关注到更多需要配合面临的问题,稀奇是天气变温顺公共卫生上的互助,已跨越国境,任何国家、政府都无法独善其身。”

  约瑟夫·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示意,对“权力”应有两种思绪。一种思绪是凌驾于对方之上的权力(power over others),我想让你做某事,你不愿做,我就用权力来强制你做出改变。另一种思绪是和对方配合的权力(power with others),你我都想杀青某事,但我们都无法独自完成,若是互助就可以乐成。而这就是其强调的两种权力转移趋势引出的两种差异类型权力。“若是生涯在一个我们需要同时把控两种权力的天下,实非易事。由于人们倾向于简朴,非此即彼,但事实上,两种权力都要共存。”

“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中国软实力极具魅力”

经合组织专家:中国良好增长前景和进一步开放将持续吸引外资

  约瑟夫·奈在30多年前出书著作《注定向导天下:美国权力性子的变迁》,并在《对外政策》杂志上揭晓题为《软实力》的文章,最早明确提出并论述了“软实力”(Soft Power)的看法,其在提出“软实力”看法后,又陆续撰写并出书《硬实力和软实力》《软气力:天下政坛乐成之道》《软实力:天下政治中的乐成之道》等著作,对“软实力”看法举行了弥补。

  约瑟夫·奈提出的“软实力”是指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所特有的吸引力,而非用强迫或收买到达目的。其焦点理念是通过增强自身文化、政治价值观和外交政策的吸引力,提升海内外政策在他国眼中的正当性与合理性。

  约瑟夫·奈示意,中国的软实力体现异常多,其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就是强有力的软实力体现。“中国软实力的看法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中国古代头脑家老子的时代。我可能缔造了‘软实力’这个词,但通过提升吸引力以影响他人则泉源于古老的中国哲学。”

  约瑟夫·奈还指出,中国软实力的另一个焦点要向来自于中国经济的卓越显示。“已往40年间,中国已经使亿万人民脱节贫困,广受赞誉,也给中国增添了吸引力和影响力。”

  约瑟夫·奈强调,软实力不是零和博弈。中美当前至关主要的是在相互间找到互助领域。软实力的增添可以辅助中美弥合差异,求同存异,使双方共赢。

  约瑟夫·奈以为,中美未来可互助增强贫困国家公共卫生基础及抗疫疫苗的研发保障,这将对各方有益,并增强中美两国的软实力。

“软实力之父”约瑟夫·奈:中美间是“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生产线上中国新冠疫苗。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互助以阻止零和博弈”

  约瑟夫·奈示意,一个新兴大国使另一个既有大国恐惧,这或许是冲突的泉源,但事实可能并非云云。“中国实力的增进很可能会连续下去,但美国不必畏惧,中美双方并没有相互组成生死生死的威胁。从这个意义上讲,两国会竞争,但相互应阻止恐惧。”

  约瑟夫·奈以为关于中美之间“新冷战”的说法是对历史的误读。他指出,相比于没有社会来往、经济依存的真正冷战时期,今天的中美恰恰相反,我们有5000亿美元的商业往来,另有300多万中国游客和30多万留学生的交流。

  在谈及中美携手应对天气转变时,约瑟夫·奈指出,面临天气转变及新冠疫情的挑战,中美应体现更多的向导力。“中美在整个生态圈中相互依存,共击疫情,这背后是配合遵照自然与科学纪律的体现,而非政治。若是两国能相向而行,携手而为,两国互助的维度将会增添,天下也将变得加倍有序。”

  约瑟夫·奈以为,只管中美间存在竞合关系,但只有通过多领域的同等互助才气最终到达共赢。天气与抗疫经受也有助于美国在软实力上的恢复。

  约瑟夫·奈指出,增强中美间关系,如学者交流,恢复学生与游客等是主要之举,以民间来往增强两国社会间的相同与领会。

  “在这样一个竞合关系当中,两国需要更多相同,我们需要做的是阻止相互之间的关系酿成零和博弈。互助可以让相互获益更多,我们必须保持这种看法。”约瑟夫·奈最后说。(高楚颐介入本文写作)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dddof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ddof.com/archives/82910.html